山西中医药大学新闻网 » 杏林苑副刊 » 阅读正文

芭蕉树下 点点星光

发布时间:2017年11月25日 来源:大学生记者团 作者:文/李建婷(17级中医1班)

  室友在温书,不忍打扰,披上外套,往外走。

  不知不觉间,来到了操场。不同于白天的追逐嬉闹,不时还有运动的身影掠过,夜晚的操场很静。一个人慢慢地走着,走着,空气里荡漾着甜甜的奶香味,环顾四周,什么都没有。猛地一抬头,看见了天上的大圆盘。

  深秋里的月都是清冷的。那月静静地嵌在天上,一动不动。轻柔的月光由内而外散发着,看着,看着,让人想起了母亲的怀抱,暖暖的,很温馨。

  盛夏里的闷热在记忆中永远无法抹去。从日出鸡过三鸣开始,热便开始了一天的无限膨胀,到中午已经是汗流浃背,再到傍晚已是人疲马乏。吃过晚饭,便在芭蕉树下乘凉。孩子们围坐在母亲身边,父亲在一旁磨镰刀,明早下地要用。我爱耍赖皮,总喜欢趴在母亲腿上,让她给我讲张衡的故事。母亲说,天上一颗星,地上一个人。每次讲到这,我都抬头望望天。点点的星光扒开芭蕉树的缝隙挤出来,总能让我瞧见。“一颗”“两颗”“三颗”……数着数着就睡去了。朦胧中,听见母亲的叹息:“唉,孩子还那么小……”

  继续走着,月光越发的柔和亮丽,脑海里的那个模样也越发的清晰。长长的头发,瘦削的脸型,柔和的眼睛里布满血丝,不高的鼻子上总会沾满汗珠,苍白的嘴唇微抿,脸上的老年斑是她在岁月里的见证。是的,她并不美,但她是我的母亲。岁月静好,多希望她也好好的。

  走得累了,微微靠在树背上。不想,月光就趁着间隙倾泻下来,大把大把的。伸手一抓,满满当当的;再一抓,空空的。心里突然被什么抽空了,冷冷的。是啊,是我间接造成了母亲的死亡。要不是母亲坚持,医生怎么会同意心脏移植手术?而母亲又怎么拒绝治疗?有时候,我真的好恨自己,恨自己为什么那么残忍,为什么要有心脏病。

  月亮已经西移。收回我的思绪,继续走着。如果有来世,我愿化作一棵树,一棵芭蕉树,长在母亲的家门口,在月光下,听她和孩子的欢声笑语。